华尔街日报:再问北京蓝天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09/23 13:14:44
北京操纵空气质量数据一事被曝光已有一个多月了,而政府这期间对此事的态度却是变本加厉——对其进一步操纵。今年截至目前,北京公布的“蓝天”天数已创出新高,主要是因为在统计上做了手脚。不过有关部门却并没有因此成为众矢之的,至少媒体报道使用的还都是些溢美之词。
今年1月份北京的“蓝天”(即各项污染指标均低于某一标准)天数达22天,创造了新的单月纪录。北京宣称要治理污染行为,并计划在今年的奥运年实现292天“蓝天”,空气质量数据因此也受到了各界的广泛关注。毫无疑问,媒体很快就对1月份的“好消息”进行了报道。除了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和《中国日报》外,路透社和英国的《卫报》也对新公布的空气质量数据大加赞扬,本月早些时候还登出这样的头条:“北京蓝天天数创2000年以来新高”。不过,路透社同时指出,中国认定蓝天的标准不一定符合国际标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北京的天空变得更蓝了。正如上个月我所写的一样,过去几年里北京公布的空气质量数据都很理想,这主要是因为监测站搬到了污染较轻的地区以及污染评估方法的调整。北京市环保局非但没有纠正这样的违规行为,反而越走越远。自今年1月1日起,政府在空气质量统计中增加了三个监测站的监测数据,而这些监测站都远离城市中心。
这三个新加的监测站位于北京周边的怀柔、昌平和顺义风景区。怀柔监测站位于距离市中心东北60公里的地区,昌平站在西北40公里,而顺义站则位于东北40公里的地区。三个监测站均远在六环之外。
这些监测站都有着良好空气质量的纪录。在被列入北京空气监测网络之前,2007年的监测数据显示,怀柔地区每10天中有近8个“蓝天”,昌平为7天,顺义为6.5天。相比之下,天安门广场南侧的前门监测站同期的数据为每3天中约有1个“蓝天”。如今,北京公布的总体空气质量数据中已经不包括前门站的监测结果了。
如果没有新加进上述三个监测站的数据,今年1月份北京“蓝天”的天数应该和2005年1月份相同,也是21天。如果采用2006年之前所设监测站的数据,2003年1月的“蓝天”天数应该不会超过报道所说的20天。要想与往年数据进行精确比较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政府已经把监测站从前门等污染最为严重的地区搬走了——至少是不再对外公布这些地区的监测数据了。
虽然增加这些新的监测站会令衡量北京环境状况的改善程度变得更为复杂,但这一做法本身并无可厚非。鉴于居民不断搬离市中心,人们或许可以接受增加郊区监测站有助反映北京整体空气质量的说法,不过却难以接受监管机构从2008年的监测点中把位于北京最发达地区的监测站剔除了。
举例来说,中国国家环境监测中心2006年曾提出一份监测点名单,建议在空气质量统计过程中加入北京市区的朝阳、海淀和丰台的监测数据。如果是为了发布城市空气质量报告,那么这种做法会更加合理。然而,2007年这三个监测站中有两个站点监测到的“蓝天”天数都不足全年的50%,即便是“位置最佳”的那个监测站,其监测到的“蓝天”天数也不到全年的60%。2008年1月份的统计中未收入这些监测站的数据。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却在忙着“调整”空气质量目标,足以令奥运赛场上的任何选手大吃一惊。2004年,北京市环保局局长史扞民曾宣称2008年北京的“蓝天”天数要达到全年的80%。而就在上个月,北京市市长公布了70%这一“颇为艰巨”的新目标。与中国其他城市相比,70%的目标低得令人吃惊。根据国家环保总局公布的2006年城市空气质量排名,每年“蓝天”天数比例为70%的城市在所有受调城市中仅处于最后的5%。最近,广州因空气质量问题也成了媒体关注的对象,可是2006年该市“蓝天”天数已经超过了90%。
增加新的监测站点后,2008年北京的空气质量和“蓝天”天数毫无疑问将不断刷新纪录,国内外媒体对此也会进行更多的正面报道。不过,要想感受北京空气质量的改善,你得去趟北京郊区才行。(作者 Steven Q. Andrews,华盛顿独立环境咨询师)
亚洲时报 “大环保”有多大?
无论是刻下(2月25至27日)正在召开的中共第十七届二中全会还是3月举行的中国政协人大两会,“大部委”改革都是焦点之一。其中,外传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将会升格,配合中国领导近年大力推动的“大环保”政策。可是,要推动“大环保”政策,绝对不止是环保总局升格那么简单。
推动“大环保”政策,最少涉及十六个部委。要跟外国谈判各种环保议题及条约,自然少不免外交部的参与;谈环保贸易,特别是废气排放配额贸易时,还要商务部帮忙。近年专家大谈 “绿色GDP”没能成事,据说跟国家统计局不支持这个建议有关;2007年5月太湖蓝藻暴发,涉及部门除了环保总局外,还有发展改革委、建设部、水利部、农业部、财政部。中国政府较早也指出,在“十一五”(2006 至2010年)期间,全社会环保投资预计达到13750亿元人民币,约占同期GDP的1.6%。有关用度,当然涉及发改委及财政部的配合。
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于2006年所发表的一次讲话曾引述癌症专家指出,中国每年超过两百万人死于癌症,其中70%跟污染有关。世界银行去年7月发表了一份《中国污染的代价》报告。报告指出,中国污染每年造成70多万人非正常死亡,其中空气污染每年导致大约39万4千人死亡,中国农村地区的水污染每年致使大约6万6千人死于严重腹泻、胃癌、肝癌和膀胱癌。另外,燃煤和食用油造成的室内空气污染每年使大约30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自来,环保议题也跟卫生部有关。
中国政府近年大力推动绿色信贷、绿色保险以及绿色证券等三项环境经济政策。这三项政策,自然必须得到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保监、证监等部门支持。中国环保总局副局长刚于2月25日发布《关于加强上市公司环保监管工作的指导意见》。但连潘岳在记者会也承认,是此次发布的《意见》“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绿色证券”。教育下一代环保意识,又得教育部的支持。
去年5月,福建省厦门近日有上百万市民为了反对该市兴建一个外资化工项目,通过手机短信号召游行。结果厦门市政府被逼缓建投资额达108亿元人民币、但被指会污染环境的PX化工项目。这次事件特别突显出及时和适当地处理“环境信访”的重要。据中国公安部的数字,2005年全年有51000起涉及环保的“群众性事件”,到2006年,涉及环保的“群众性事件”已增至约60000起。
综上所述,涉及“大环保”政策政策的十六个部委最少包括:环保总局、外交部、商务部、统计局、发改委、建设部、水利部、农业部、财政部、卫生部、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保监、证监、信访部、教育部;另外,31个省、市、自治区,以及香港和澳门特区的配合,也是成功的关键。再者,环保的立法,还有赖人大的配合;而环保灾难的救援,又涉及军委。由此可见,“大环保”政策,实在是非常浩大的工程。环保总局的升格,也许只能说是一个开端。(作者 方德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