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知识分子:邓正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09/23 13:14:27
本刊编辑
在寻找邓正来先生的资料的时候是如此费力,我所说的是比如邓先生被某某报纸采访的现成资料,或者是邓先生表述自己的文字,除了在邓先生的“学堂”中看到一些“零碎”的关于邓先生的信息。我没能找到我原以为很容易寻来的关于他的大幅文章,当然不是指他的着作。
于是,我想,如果不是我的搜索能力有问题,那么这个过程已经足以让我想起了雅各比笔下的“最后的知识分子”。
雅各比心目中知识分子的完美典范埃德蒙·威尔逊的那张明信片一直让我叹息不已。二战后,当威尔逊有了很大的知名度,很多人想利用权威效应请他做点事,而他却把一张预先写好的明信片寄给那些人。明信片上写道:“埃德蒙·威尔逊不写别人指定的书或文章,不在媒体露面,不参加任何学术会议。”他珍惜独立和自由,他亦深知,唯有保持独立自由,才能够坚守自己的学术精神。这张小小的明信片完全表明了一个学者的价值观,体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人格。
邓先生我没有能找到太多的资料,但是我依然希望能够在这个地方为他做一份白描。有一篇在邓先生任教的学校的网站上的关于欢迎邓先生加盟该校的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具体地说是邓先生来校任教时所提出的要求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邓先生接受邀请受聘吉林大学之前向吉林大学提出了两个前提性条件:(1)在吉林大学工作期间,不担任任何行政职务;(2)在吉林大学工作期间,不担任任何实质性的学术性带“长”的职务,只从事指导法学理论专业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的工作。
二、吉林大学完全同意了邓先生提出的条件。吉林大学、吉林大学法学院、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也完全尊重邓先生的意见,支持邓先生一如既往地继续进行独立的学术研究和自由思考。
三、邓先生在吉林大学的正式职务是: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法学理论专业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导师。”
邓先生的要求是不是所有知识分子的心声我不知道,但是我感慨有一个人能够喊出来。以上的条款又让我想起了雅各比心中的另一个“最后的知识分子,即那个一直努力以写作为生的芒福德,那个即使在学院化的时代。也不属于任何院校的知识分子,那个唯恐一旦背上同大学签订的协议书的包袱变会受制于他人的知识分子,愿意偶尔在学院教书,只是讲授学术和传播思想的知识分子。当然,邓先生所提出的“条款”因着太多的背景大不同芒福德,但是我们隐约感受到了一种声音和力量。
如果有更多的“最后的知识分子”,学术界的清洁度就会更高,这是我相信的。当然清洁学术界也是邓先生身体力行的事情。那一篇篇关于诊治“学术腐败”的“逼问”已然说明邓先生由衷的关心。
以下是我能够查询到的关于邓先生的基本资料:
邓正来,1956年2月生,1982年毕业于四川外语学院。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西方法哲学研究所所长,西南政法大学名誉教授,"中国文化书院"导师。创办并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季刊》和《中国书评》。《中国社会科学评论》主编。
主要研究领域为社会科学和知识社会学,侧重西方自由主义的研究。
主要论着有《国家与社会:中国市民社会研究》、《研究与反思:中国社会科学自主性的思考》、《自由与秩序:哈耶克社会理论的研究》、《哈耶克法律哲学的研究》、《关于中国社会科学的思考》、《邓正来自选集》、《自由主义社会理论》、《规则·秩序·无知:关于哈耶克自由主义的研究》等;
主要编着有《国家与市民社会》(与亚历山大联合主编)、《中国书评选集》等;主要译着有《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法律史解释》、《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主编兼主译)、《民主、宪政、对外事务》、《自由秩序原理》、《法律、立法与自由》(主译)、《哈耶克论文集》、《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和庞德《法理学》等。
治学格言:洞见或透识隐藏于深处的棘手问题是艰难的,因为如果只是把握这一棘手问题的表层,它就会维持原状,仍然得不到解决。因此,必须把它“连根拔起”,使它彻底地暴露出来;这就要求我们开始以一种新的方式来思考。……难以确立的正是这种新的思维方式。一旦新的思维方式得以确立,旧的问题就会消失;……因为这些问题是与我们的表达方式相伴随的,一旦我们用一种新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观点,旧的问题就会连同旧的语言外套一起被抛弃。??????????????????????????? ──维特根斯坦《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