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药行业:行业进入黄金发展期 推荐3只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09/23 13:14:16
全球农产品牛市推动支农行业的发展
生物质能源的紧俏带动全球农产品进入上升周期,此轮农产品牛市下,全球范围内农产品种植的积极性将提高,由此带动对于支农产品(农药、化肥)需求的增加,在这一大的背景下,需求拉动的产品价格上涨以及毛利率提高将更具有持续性以及超预期的可能。
中国农药行业: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1995年以来全球作物保护市场基本保持在250亿美元以上,国内市场也已达到900亿元,并且自2000以来,销售平均增长率达19%。
随着环保要求的趋严,政策性壁垒提高了行业壁垒;国际产能向中国转移以及国内先进农药企业研发能力的逐步提高,中国农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将逐渐增强。国内农药产品结构也逐步趋于合理,其中除草剂和杀菌剂的发展潜力要大于杀虫剂。
草甘膦需求与转基因作物直接相关
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持续扩大,拉动了对草甘膦为代表的除草剂的需求,2010年前对草甘膦的需求仍将保持在18%左右;国际草甘膦产能逐渐向中国转移,几种工艺路线的草甘膦在中国均有发展,减轻了单一产品由于原料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上涨的风险;08年随着国内甘氨酸等产能的扩大,成本上涨的压力将会有所缓解。我们认为,市场总体上低估了草甘膦需求的增速。
菊酯类农药取代高毒农药的速度将加快
随着07年1月起,全面禁止5类高度有机磷农药在农业上的应用,给以菊酯类农药为代表的新型环保型农药带来发展机会,菊酯类农药2002-2006年间的复合增长率达到37.9%,未来发展速度还将加快。此外,所有的农药品种几乎都存在着行业性的投资机会。
继续维持新安股份、华星化工、扬农化工"推荐"的投资评级,我们认为,至少在08年,农药企业业绩超预期的概率总体较大。
摘要
中国的农药行业正在发生变化。
长久以来,中国的农药行业始终给人以低壁垒、高污染以及有多达2300多家企业参与的充分竞争行业的印象。中国农药行业50多年来的发展也成为了国民经济建国以来整体粗放式经营的一个典型缩影:大量企业集中生产少数的中低端产品,企业没有足够的研发能力,原料无法控制,行业的发展甚至是建立在损害环境的基础之上的!
这难道真的应该是中国农药企业的发展轨迹吗?我们知道,和医药一样,农药本质就是农作物的药品。和医药的发展逻辑相同,农药行业的发展需要通过大量的研发投入来应对农作物面对的层出不穷的病虫害。根据需要推出新的产品,这样才能避免陷入恶性竞争的红海,进入赚取超额利润的蓝海-事实上,这也是目前国际主流农药企业的盈利模式。
与医药类似,农药生产环节大体上可以分为原药和制剂两大领域。目前中国原药企业的主流盈利模式是仿制已过专利保护期的原药产品,由于制剂领域的研发壁垒相对较低,中国已有部分龙头企业能够做一些制剂方面的研发工作,比较典型的有诺普信。因此,在盈利能力上我们看到中国制剂企业的毛利率一般来说是高于原药企业的。
06年以来,我们看到中国农药行业发展的一些基本问题在逐步得到改善:
首先,在国家改变粗放式经济发展模式的大背景下,环保日益得到重视,大量污染严重、技术水平低、资金力量薄弱的原药小厂正在被逐步关停,农药行业的优势企业在产业政策上得到了很强的支持;其次,一些较大的农药企业经过原始积累期以后,已经能够逐步研发和生产一些重要的中间体原料以及使用基础原药做一些混配工作,进行主动的市场开拓,如扬农化工,红太阳集团,诺普信,新安股份,华星化工;再次,由于欧美企业环保压力的日益严峻,全球农药行业出现了向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转移的趋势,这将为我们带来宝贵的技术输入和全球化市场机会,比较典型的是在草甘膦领域。
幸运的是,这些趋势又与适逢其时的全球农产品牛市相结合,为中国农药行业的转型与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动力。
我们相信,在这些趋势下,目前中国600~700家农药原药企业,1600多家农药制剂企业的竞争格局将发生变化:以美国经济规模之大,原药企业也不过区区几十家,而全球农药行业前8家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这种变化下,必然是优势企业持续做大做强,市场份额不断集中的过程。
在这些趋势下,我们看好新安股份、扬农化工、华星化工、诺普信等上下游的优势农药企业。相信未来的5-10年,这些优势企业将经历由量变到质变的发展历程-我们看好中国农药行业的变化!
全球农产品牛市具有长期性
这一轮全球农产品牛市下,全球范围内农产品种植的积极性将提高,由此带动对于支农产品(农药、化肥)需求的增加,在这一大的背景下,需求拉动的产品价格上涨以及毛利率提高将更具有持续性以及超预期的可能。
全球农产品供应增加潜力有限
粮食的增长是基于种植面积的扩大以及单位面积产量的增加。目前来看,全球粮食种植面积的扩大并不乐观:发达国家由于开发已经非常充分,耕地面积的扩大已经非常有限,而新兴国家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使得耕地面积逐年递减。以中国为例,自1996年以来,我国耕地面积持续减少,从期初的11.30亿公顷减少到2006年的1.22亿公顷。而粮食作物的种植面积也整体上呈下降趋势,从1996年的1.13亿公顷下降到2006年的1.05亿公顷。
农产品的能源属性促进需求增长
发达国家食品消费对于农产品的需求已经基本饱和,而油价高涨使得生物质能源为代表的替代能源兴起,由此拉动了农产品需求的显着增长。以全球最大的粮食出口国美国为例,由于对乙醇生产实施补贴,其用于生产燃料乙醇的玉米2006-2007年度为5400万吨,而预计2007-2008年度将达到8400万吨,接近世界玉米贸易的总量。巴西也实施了一系列政策鼓励扩大生物质能源的生产。主要粮食出口国扩大生物质能源的生产,由此拉动了对玉米、甘蔗、大豆、油菜等原料产品的国内需求。
全球生物能源地位已被各国以法律方式确认
07年12月18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能源法修正案。新能源法鼓励生物燃料乙醇的发展,要求在到2022年生物燃料乙醇的使用量要达到360亿加仑,这意味着未来十五年内的使用量要增加5倍多。
巴西政府则对生物能源的使用作了强制性规定:在所有的汽油燃料中都必须添加20%的乙醇;另外还规定从08年1月1日起,巴西全国所有加油站停止供应传统普通柴油,所有出售的柴油中必须含有2%的生物柴油。巴西政府还计划明年将生物柴油的添加比例提高到5%,提前实现原定2013年达到的目标。
中国国家发改委也对生物燃料的产业发展作了统筹安排,此前国家发改委在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中提出:2010年生物燃料年替代200万吨石油,2020年生物燃料年替代石油1000万吨。
各国对生物质能源的重视,使得其来源能源作物在国际市场上一时间变得炙手可热。
生物质能源紧俏带动全球农产品进入上升周期
生物质能源的兴起,使传统的粮食出口国对粮食的国内需求扩大,减少了出口量,使得国际市场价格上升。而生物质能源作物收益较高,使得农民将更多的土地资源投入到能源作物的生产,使得竞争作物的供给减少,价格随之上涨,最终导致农产品价格的全面上涨,带动全球农产品进入上升周期。
农产品牛市推动农药行业发展
随着人口的增长及耕地面积的减少,粮食产量的提高越来越依靠对农业投入的加大:1990年美国每英亩投入的化肥成本是8.32美元,到2006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14.30美元;农药也从5.46美元/英亩上升到9.46美元/英亩。中国农业的发展同样印证了这一观点。1991年中国单位面积化肥的施用量(以总化肥施用量/农作物种植面积计算)只有187.5千克/公顷,2005年达到306.5千克/公顷,同期农药的施用量(以总农药施用量/农作物种植面积计算)也从5.1千克/公顷上升到9.4千克/公顷。2007年我国夏粮增产6%,专家测算,这其中70%来自种植面积的扩大,另有30%来自于化肥和农药施用量的增加。由于目前我国的化肥施用量已经处于较高的水平,事实上更多的是依赖于农药施用量的增加。
农产品的走强,使得全球农产品种植积极性显着提高,将带动支农行业的发展。近年来全球农药销售额不断提高。
农药按照能否直接使用可以分为原药和制剂。原药是以石化产品为主要原料,通过化学合成技术或生物工程而得到的农药,一般不可以直接施用;在原药基础上,加上分散剂和助溶剂等原辅料,经研制、复配、加工生产得到制剂产品,制剂可以直接用于农业生产。按照不同的用途化肥,农药则可以分为杀虫剂、杀菌剂、除草剂等三大类。
中国农药行业:总量庞大,结构分散
全球农药行业:市场集中度不断提高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全球农药市场规模逐渐稳定:1995年以来全球作物保护市场基本保持在250亿美元以上,其中2005年,全球农药的销售额达到311.9亿美元。市场保持稳定的同时,全球性的优势农药企业通过一系列的资产重组,通过兼并与合并,其市场份额却不断提高。1994年世界大型农药公司有10家,到2002年只剩下6家:拜耳、先正达、陶氏、巴斯夫、孟山都、杜邦,2004年这六家公司的销售额占全球总销售额的69%;其中仅德国拜耳一家2005年的销售收入就达到69.6亿美元,几乎相当于2005年中国整个农业行业的销售收入。
中国农药:需求平稳增长,市场总量达到900亿元
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农药使用仍处于较低水平,我国单位耕地面积农药消费仅8.6美元/公顷,只有美国的1/4,法国的1/15,未来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原药生产国:2007年我国化学农药产量(原药)达到173.1万吨,比2006年的139.2万吨增加了24.3%。原药产能整体上供过于求,过剩的原药产能主要依靠出口消化。
自2000年以来,我国的农药销售额保持着平均19%的增长速度。2007年1-8月化学农药行业的销售收入达到606.12亿元,预计全年销售收入将超过900亿元。2007年行业全年完成工业总产值950亿元,同比增长23.6%;销售总产值919亿元,同比增长25.1%;产销率达到96.8%,比2006年的95.7%上升了1.1个百分点。而且我国农药的出口增长一直较快,2006年之所以出现下滑主要是由于海关在2006年采取了新的进出口代码,统计口径不一所致。
行业整体盈利能力有待于进一步提高
跟国外原药、制剂企业一体化生产不同的是,我国现有的农业生产企业中600余家从事原药生产,1800余家制剂企业,但制剂企业的规模一般较小。根据石化行业协会的统计,2006年现价销售收入排名前20位企业没有一家是制剂企业。不同的统计口径数据略有出入,就算是根据《中国农药》的统计诺普信进入前20位,也仅列于第18位,只是第一位的以原药为主的红太阳集团的1/7强。
与中国医药企业类似的是,中国大部分农药品种为仿制品中,主要依靠生产国外专利保护过期产品,自己创制的品种数量不足10%。中国原药企业的生产规模虽然相对于制剂企业更大,但在农药新品种的原创性上并没有核心竞争力,本质上依然属于化学品制造业。
制剂方面,美国原药与制剂数量比达到1:30,日本为1:10,而作为农药大国,我国尚只有1:7。而且我国的制剂品种不合理:2006年我国消费的200万吨制剂中,乳油的消费量就占了一半以上;2005-2006年度全国新登记的5901个制剂品种中,乳油和可湿性粉剂品种比例高达69%,代表未来制剂发展方向的水基环保型农药制剂只占总登记数量的14.7%。国内的制剂企业相对国际平均水平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从国外农药产业的发展规律来看,行业利润逐步由原药制造向制剂和销售渠道转移:同样一吨草甘膦除草剂,国内企业以原药形式出口仅能获得3-8万元(由于07年以来价格波动较大)的销售收入,毛利率仅30%左右,而国际上一些公司通过销售各种不同浓度的制剂、稀释助剂和施药器材能够获得几倍甚至十倍的销售收入和毛利。整个行业的盈利能力还有待于进一步提高。
农药行业具有明显的季节性
受农作物种植季节性的影响,农药的需求具有典型的季节性。而且我国幅员辽阔,不同地区农药的需求时间分布也不均匀。全国除海南、广东之外,对农药尤其是杀虫剂的需求主要集中在每年的3-9月。从产量、产值的月度变化也可以看出农药行业典型的季节性特征。
从国际上看,除草剂的需求旺季也一般集中在3~9月,因为二季度是北半球的旺季,而三季度是南半球的旺季。
农药行业:正在发生的五大变化
环保要求趋严提高行业壁垒
政策性壁垒提高
近年来国家加强了对农药企业政策性控制,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十一五"产业规划均指明农药的发展要制止重复建设,压减过多的生产厂点,要逐步走向规模化、集约化经营。从2006年7月1日起提高申请农药企业核准的注册资金最低要求:原药企业提高至3000万元,制剂(加工、复配)企业提高到1000万元,鼠药制剂、分装、卫生用药企业提高到500万元;同时不再受理申请乳油农药的核准,同时,将大幅提高农药制剂产品的登记费用。这些措施明显提高了农药行业的进入门槛。
环保要求的不断提高将保证市场向优势企业集中
我们认为,目前农药行业面临的环保处境与造纸行业、焦炭行业、染料行业等高污染行业的状况类似:环保压力有助于高污染行业的产能向优势企业集中,因为只有优势企业才有足够的技术和规模优势扩大产能,同时会抑制全行业的扩产冲动,有助于延长行业景气周期,并且提高行业的进入壁垒。
以染料行业为例:随着环保要求的提高,大量的中小企业被迫关闭,2006年染料行业前3位的市场占有率(CR3)达到54.67%,CR10则达到76.67%。07年染料主产区江苏、浙江节能减排力度的加强,使得污染严重的分散染料的增长速度急剧下降,我国最大的染料生产基地浙江省07年分散染料的产量基本与06年持平。
去年太湖蓝藻事件之后,江苏省加大了中小型污染严重化工企业的整治力度,推出了太湖流域《重点工业行业主要水污染物排放限值》,采用COD控制与氮磷控制并重的原则,其标准与发达国家较为严格的水污染物排放标准相当。
在巢湖流域也出台了类似的措施。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两年我国环保标准将会逐步提高,化工行业特别是农药行业的门槛将会越来越高。
以草甘膦的环保成本为例:新安在两年之前在新安江的草甘膦环保装置投资5000万元左右,每年的运行费用也一直维持2000万左右。这一成本,对于国内大量1000-5000吨/年产能的草甘膦小厂而言,无疑是难以承受的。
虽然未来两年草甘膦计划新建产能较多,但目前环保的呼声越来越高,比如太湖流域环保标准推出后,就关闭了1000多家小化工企业,其中就有几家小草甘膦生产企业。我们认为新建产能中,真正能够达产的有效产能有限,特别是在08年,草甘膦整体仍将维持供需较为紧张的局面,优势公司将能最大限度享受行业景气带来的好处。
国际产能向国内转移
发达国家由于农药工业的起步早,已经过了高速增长期。中国、印度、亚太地区和拉美的部分国家成为世界农药市场增长的主要来源,发展中国家农业的发展成为全球农药行业增长的驱动力,加之环保压力的加剧,是的世界农药产能也开始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而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逐步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农业行业也不例外。中国农药出口逐年增长,外资农药企业也开始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全球农药向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的转移,给中国企业带来了宝贵的技术输入和全球化市场机会,加快了国内农药行业的发展。
优势企业研发能力逐步增强
农药的开发具有高风险、高投入和周期长的特点,实力较弱的公司无法承担。
一个新品种从化合物的合成到商品化需要筛选10~13万种化合物,花费10年时间,耗资2亿美元以上,因此研发投入对农药企业的长远发展至关重要。近年来,国内农药企业对于研发的投入逐年增长。2003年扬农化工科研开发费用仅为69万元,到2006年增加到563万元。诺普信的研发投入也长期保持在销售收入的3%以上。
虽然,对比国际先进农药企业动10%的研发投入,中国企业由于资金实力以及认识层次的问题,还有较大差距。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企业取得的进步:比如扬农化工在农药上游的一些中间体领域拥有重要的技术和生产能力;红太阳集团打破国际优势企业的垄断,研发出重要的农药和医药中间体吡啶;诺普信在下游应用技术领域的开发卓有成效。
农药产品结构趋于合理
长期来看,农药中除草剂和杀菌剂的发展潜力大于杀虫剂。
我国农药产品长期以来,一直是以杀虫剂为主,产品结构不合理。随着国内农村劳动力的大规模转移,农村集约化种地的发展,农业耕作技术的推广,带动了除草剂消费的增长,除草剂在三大类农药中增长最快,尤其是非选择性除草剂如草甘膦的需求量增长更为明显。杀虫剂的产量在农药中的占比由2002年的63.8%下降到2007年的46.2%,但与国外先进水平相比仍然偏高:全球2003年杀虫剂的比例也不过24.9%。杀菌剂相对比较稳定,2007年占10.5%,尚不及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除草剂增长较快,已经由2002年的26.1%上升到43.3%,与国外先进水平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产业逐渐向优势企业集中
我国农药企业的规模普遍偏小,目前我国农药原药生产企业600多家,农药制剂企业则更为庞大,超过1800家。在全国农药加工企业中一半以上的企业注册资本不足1000万元。年销售量2000吨以下的占85%。不过经过一番行业整合,优势企业的发展明显加速,现价工业总产值前20位企业占全行业的比重已经达到31.5%。根据相关部门的规划,未来国内前50大农药生产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将达到60%。
草甘膦进入景气上升周期
草甘膦需求与农产品牛市直接相关
06年全球草甘膦的消费量达到50万吨左右。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的快速扩大,刺激和拉动了草甘膦的生产与消费,预计全球草甘膦的需求量将以18%左右的速度增长,而全球农产品牛市将加速对草甘膦的需求,2010年全球需求量将接近100万吨:草甘膦每年全球新增需求量8-10万吨,而且有加速的趋势。
自1996年大规模商业化种植以来,转基因作物得到了迅猛发展。06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已经突破1亿公顷,而1996年仅有170万公顷,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0%,21世纪以来的增长率也一直保持在13%以上。
转基因作物主要分为:抗虫作物、耐除草剂(主要指草甘膦)作物以及抗虫/耐除草剂作物,其中耐除草剂作物所占的比重最大,增长速度也最快。生物乙醇的拉动了对转基因大豆、玉米等的需求:美国2004-2005年度用于生产乙醇的玉米总量是13.23亿蒲式耳,2005-2006达到21.5亿蒲式耳,2007年更是达到了32亿蒲式耳。耐除草剂作物面积的扩大,使得草甘膦等非选择性除草剂得以快速发展,同时限制了其他选择性除草剂的市场需求。
全球草甘膦产能向中国转移
国际上草甘膦产能扩张基本停滞
全球最大的草甘膦生产企业孟山都年产能约20万吨,占2006年世界总产能的40%。公司目前的主要发展方向是毛利率高达60%的转基因种子业务。07年在草甘膦价格大幅上涨的前提下,其除草剂产品"农达"(草甘膦的商品名)
及其他农药产品占公司总销售收入的比例近30%,但只占主营业务利润的20%不到。由于孟山都主要销售的是农药制剂,其20万吨的原药产能就实现了20多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即每吨原药实现销售收入1万美元以上)。
近年来,由于环保的制约,以及除草剂利润率低于其转基因种子,孟山都的草甘膦原药产能扩张停滞不前,公司的策略是通过购买原药生产制剂或者租赁设备生产的方法来满足市场需求。
印度的草甘膦扩产速度还不及需求增速。根据印度化学生产协会的估计,2001年农药市场规模只有7.6亿美元,产能为11万吨/年,其中杀虫剂占74%的份额,杀菌剂占12%,除草剂只占14%。毒死蜱、甲基对硫磷、久效磷和磷胺4个杀虫剂的产能严重过剩。但是增长很快,年增长率达到10%-20%。除草剂产能严重不足,而且近年来,印度转基因种植面积扩大很快,2006年其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达到3.8百万英亩,超过中国,仅次于美国、阿根廷、巴西和加拿大,位居世界第五。因此我们认为除草剂在印度的发展前景很广阔。中国目前出口到印度的农药不多,07年1-10月份的出口量为1.92万吨,约合0.804亿美元,即使印度草甘膦扩产,难以对中国造成很大冲击。
中国将成为全球主要的草甘膦生产国
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和出口国,根据中国石化行业协会的数据,2006年国内草甘膦产能达到23万吨,产品80%以上出口。不过由于产能分散,准确的数据难以统计,目前的实际产能预计已经达到34万吨/年左右,07年的实际产量在32万吨左右,随着国内企业的大量扩产,2010年国内产能将达到50万吨/年左右,占全球总产能的一半。
中国具有发展草甘膦行业的原料优势
目前草甘膦的市场主要集中在美国、阿根廷、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而中国则占据了草甘膦生产的原料优势:目前草甘膦的工业生产大致有两大类工艺路线:
一是甘氨酸路线,一是亚氨基二乙酸(IDA)路线,其中IDA法根据原料的不同,又分为氢氰酸法和二乙醇胺法两条路线。这几种路线在中国均有企业采用。
甘氨酸价格:上涨空间不大
甘氨酸路线是目前国内最主要的草甘膦生产路线,约占总产能的70%,此方法工艺相对简单,但污染较为严重。
甘氨酸作为一种重要的氨基酸,在农药、医药、化工、食品等领域有重要应用。随着草甘膦的推广,甘氨酸在农药领域的应用快速发展,目前国内80%的甘氨酸用于生产草甘膦,以吨草甘膦耗0.6吨甘氨酸计算,07年国内草甘膦行业消耗甘氨酸13.5万吨左右,以08年40万吨草甘膦产量计算,则消耗的甘氨酸将达到16.8万吨。07年,国内甘氨酸的实际供给量在12万吨左右。不过随着08年国内几家新产能的投产,08年全国实际产能将达到20万吨以上,这种供应缺口将很快被满足,因为搭草甘膦涨价"顺风车"而价格暴涨的甘氨酸价格也有望回落。
氢氰酸IDA法的开发利于弥补国内二乙醇胺产能的不足的缺陷
IDA法制草甘膦以其产品纯度高、环保等优点在发达国家应用很广,而国内受制于二乙醇胺产能不足的影响,应用较少。吨草甘膦生产约需1吨二乙醇胺,目前国内二乙醇胺的产能严重不足,主要依赖进口,制约了IDA法在中国的发展。
我国从2004年11月14日起5年内,对原产于日本、美国、伊朗、马来西亚、台湾地区和墨西哥的进口二乙醇胺征收9%-74%的反倾销关税,而从2007年起,草甘膦被列入禁止加工贸易的产品,使得二乙醇胺IDA路线的生产成本大幅提高,但是07年下半年以来草甘膦价格的上涨,使得二乙醇胺IDA法再次变得有利可图。
氢氰酸IDA法的开发可以使得草甘膦生产企业避免使用价格昂贵的二乙醇胺而改为使用价格较为低廉的氢氰酸、甲醛等原料合成亚氨基二乙腈,大大降低了IDA法的生产成本。目前华星化工和渝三峡已经开始着手运作这一工艺路线,项目推进值得关注。
菊酯类农药取代高毒农药速度将加快
随着环保要求的提高,国家逐步限制禁止高毒农药的生产。根据农业部第322号公告,自2004年6月30日起,禁止在国内销售和使用含有甲胺磷、对硫磷、甲基对硫磷、久效磷和磷胺等5种高毒有机磷农药的复配产品;自2005年1月1日起,将原药生产企业保留的甲胺磷等5中高毒有机磷农药的单剂产品的使用范围缩减为:棉花、水稻、玉米和小麦四种作物;自2007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5种高毒有机磷农药在农业上的使用。
这5类高毒有机磷农药及其制剂的使用量占农药总使用量的20%左右,销售额达100多亿元。这些品种的退出将为新型低毒、高效、低残留、环保型农药留下很大的发展空间。
菊酯类、吡虫啉、毒死蜱、阿维菌素等均是较好的有机磷高度农药替代品。
其中菊酯类农药以其高效、低毒、环保的特点,逐步受到市场的认可,2002年国内菊酯类需求量2428吨,2006年则显着放大,达到8777吨,同比增加一倍多,2002-2006年间的复合增长率达到37.9%,未来发展速度还将加快。
投资建议
我们认为,在农产品牛市中,由于需求可能持续超预期,而农药行业自身又面临重大转折性的机会,这些因素最终会造成企业的实际盈利超预期的可能性很大。我们维持新安股份的"推荐"评级,并且继续推荐华星化工和扬农化工,至于诺普信,我们认为目前估值偏高,但看好其发展前景。
总体而言,我们建议重点配置支农行业,尤其是中国农药行业。
新安股份-国内草甘膦行业龙头
公司现有7万吨草甘膦产能,09年镇江二期2.5万吨建成后,考虑到建德旧厂区的搬迁,将有7.5万吨产能,继续保持国内最大的草甘膦生产企业的地位,公司的扩产适逢全球草甘膦牛市,公司将最大限度享受到此次草甘膦价格上涨带来的收益。
公司的另一主导产品有机硅近期也已回暖,08年以来有机硅市场价已由22500元/吨上涨为25000元/吨,这是标志有机硅行业走出价格向下周期,盈利能力逐步回暖的重要标志。
预计公司07-09年EPS分别为1.72、3.53和4.21元/股,并且公司的业绩存在持续超预期的可能,继续维持公司"推荐"的投资评级。
华星化工-受益于草甘膦牛市
公司现有1.5万吨/年草甘膦产能08年3月底将扩至2万吨/年,与阿丹诺合资(各50%)的4万吨/年双甘膦项目(和2.5万吨/年草甘膦)一期2万吨/年将于08年中期建成,第二期2万吨/年将于08年底建成。
公司在重庆的独资子公司亚氨基二乙腈项目一期(3.4万吨/年)计划09年中期建成,该项目建成将大大降低公司的原料成本。
预计公司07-09年EPS分别为0.55、1.45、1.69元/股,06-09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100%,而且,由于农产品牛市的存在,公司业绩存在持续超预期的可能,给与公司"推荐"的投资评级。
扬农化工-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农药企业
公司作为国内菊酯类农药的龙头,将受益于高毒农药的替代以及草甘膦牛市,公司业绩未来将保持持续稳定增长。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农药企业,公司还具有很强的内生扩张能力。07、08年公司前期5个增发项目将陆续建成,项目全部达产后,将年新增销售收入4亿元以上,另外公司1万吨/年的双甘膦装置已经于07年下半年投产,公司1000吨/年的草甘膦中试装置也已试产成功,08年3月将建成1.5万吨/年的草甘膦生产装置。
公司未来的增长明确,预计公司07-09年EPS分别为0.83、1.79、2.15元/股,06-09年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74%,给与公司"推荐"的投资评级。
□ 邱伟  国信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