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09/23 13:14:10
编者按:中国不能照搬民主社会主义,是一个不可动摇的政治原则。但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可以而且必须借鉴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其中就包括了借鉴民主社会主义的有益的经验。中国人民大学资深教授、中国国际共运史学会副会长高放先生集中论述了民主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的百年分合。如何正确对待民主社会主义,应不难从中得到启示。敬请垂注。
◎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这两类社会主义政党、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这两种政治社会思潮,本来同宗、同根、同义、同党。
◎2004年2月古特雷斯主席率领高级代表团访华,胡锦涛总书记亲自会见,这标志着社会党国际与我党的关系发展到一个新阶段。加强与社会党国际及其各成员党的合作,有利于共同构建和谐世界。
◎当今世界是民主资本主义(又称自由主义或者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鼎足三分。其中,民主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的关系最为世人所关注。
本是同根生
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这两类社会主义政党、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这两种政治社会思潮,本来同宗、同根、同义、同党。回顾百年国际共运史,就能清楚地看到它们的来龙去脉。
从1869年起,欧洲很多国家先后成立了社会党或者社会民主党,这时成立的工人政党都不称共产党。社会党就是社会主义党的意思,我们在翻译时省去了“主义”两字,就类似共产主义党省去“主义”二字而简称共产党。凡是民主革命任务尚未完成的国家则称社会民主党,意即肩负社会主义与民主主义双重任务。社会民主党的指导思想当时通称社会民主主义。马恩从1873年起自称“科学社会主义”,但他们也同意使用“社会民主主义”的提法。
当时马恩的战友——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威廉·李卜克内西——认为科学社会主义跟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是一回事。他有过这样一段名言:“民主社会主义深信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有着紧密的联系”,“力求为社会争取一个民主的国家,以便在社会主义的原则上组织社会。”“未来将属于以民主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和以社会主义为基础的民主。”这是对民主与社会主义互为基础、不可分离的精辟说明,同时也说出了社会党人的奋斗目标。从这段名言可知科学社会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同祖、同根,是一回事,是同义语,科学要以民主为基础,民主要以科学为指导。
这种社会主义将通过什么途径来实现?按照马恩科学社会主义的设想,社会主义只能通过社会党领导人民群众开展阶级斗争,平时利用资本主义议会民主,而在关键时刻要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巴黎公社式的新型国家机器。第一国际于1876年解散后,1889年各国社会党和社会民主党又组成第二国际,继续为实现社会主义而奋斗。
但是在巴黎公社革命失败之后,随着欧洲形势的变化,马恩的思想也发生了变化。尤其是1895年3月6日恩格斯写成《〈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提出一个新的观点,即随着西方资产阶级议会民主的发展,将来无产阶级政党在民主国家可以利用议会民主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这个新观点并没有否定暴力革命,恩格斯特别声明无产阶级“没有放弃自己的革命权”。晚年的恩格斯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因地制宜、与时俱进的灵活策略。
从同室操戈到分道扬镳
恩格斯过世后,以伯恩施坦为代表的右派,根据恩格斯晚年思想,片面强调可能利用议会民主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认为不可能再搞暴力革命,因此主张德国社会民主党应该变为“民主社会主义的改良政党”,逐步过渡到社会主义。这遭到左派的批判。卢森堡等人在批判伯恩施坦时提出,平时可以利用议会民主,但最终还是要靠暴力革命才能通往社会主义。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党内两派完全分裂。工人政党对德国政府所发动的战争是支持还是反对?右派认为应该支持,要保卫德意志国家民族利益;左派则认为应该加以抵制,因为这是帝国主义之间争夺殖民地与势力范围的战争,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应该联合起来,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革命战争,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当时绝大多数社会党掌权的右派首领都支持本国政府进行的帝国主义战争,第二国际在政治上破产了!当时还出现过以考茨基为首的中派,力求调和左右两派,但后来中派也与右派合流了。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之后,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左派领袖列宁感到社会民主党的右派在战争期间支持本国政府,使得各国工人互相残杀,战后他们又继续推行和平改良主义政策,这完全背叛了科学社会主义。因此,在1918年3月俄国社会民主党七大上,列宁主张恢复马恩1847年的建党原则,把社会民主党的名称改为共产党,把社会民主党这件“肮脏的衬衣”换掉。其他国家社会民主党左派普遍响应,纷纷另建共产党。
初次较量,共产党大胜
从1918年俄共改名到1949年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形成为止,世界上总共建立了80个共产党,其中有20个党是从原来第二国际中社会民主党的左派转变改名的。
这三十多年间各国共产党都奉行科学社会主义路线,都在不同程度上取得了成就。在社会主义阵营最强大、科学社会主义最鼎盛之时,其领土、人口和工业总产值都约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可谓三分天下有其一。资本主义世界的共产党成就也较突出。例如法共总书记多列士曾于1945-1947年间参加政府任国务部长、副总理,意共总书记陶里亚蒂也于1945年后参加政府任不管部长、副总理、众议院议会党团主席。
社会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也有所发展,到1949年社会党在世界范围有34个,党员总共约有900多万,但实力远不如共产党。与1919年共产党建立的国际组织第三国际相对应,社会党在1923年也建立了一个国际组织,名为社会主义工人国际。其意图旨在表明他们也代表工人阶级,也响亮地提出了社会主义,但他们反对暴力革命,推行渐进的改良主义路线,主张通过议会民主来争取执政。从1919年到1949年的三十年间,总共有德、英、法、瑞、丹等十几个欧洲的社会党先后通过多党平等竞选的方式上台执政,有的联合执政,有的单独执政。本来缺乏执政经验的社会党在初步执政、短期执政中还是力争通过并且执行了一些增进工人权益的法律,如缩短了工人的劳动时间,增加了工人的工资等等。虽然总的来说他们在这个时期的执政成效不大,却迈出了通过议会民主合法斗争上台执政的第一步。
在这个阶段,共产党与社会党、共产国际与社会主义工人国际处于对抗状态,双方都想吃掉对方。其结果起初是两败俱伤(值得注意的是,法共与法国社会党曾于1934-1935年间一度合作,但是未能坚持下去),为德意等国法西斯政党上台执政创造条件,然后双方都遭到了法西斯暴政的镇压;社会主义工人国际于1940年被迫停止活动,共产国际于1943年解散。二战后双方有过短暂合作,随着冷战开始,双方恢复对抗;最终到1949年共产党取得大胜,社会党遭受严重挫折,其主要标志是东欧八国由共产党取得政权,而其中六国的社会党均被合并到共产党中去了。
再起风云,社会党快速发展
从1949年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形成到1991年苏联剧变,四十多年间双方继续对峙。共产党从大起转为大落。大起时,共产党由原来的80个发展到150个左右,党员人数由2000多万发展到9000万之多,社会主义国家由原来的13国增加到了16个国家(后来新增加的3个国家是1959年建国的古巴、1975年建国的柬埔寨和老挝)。然而这时共产党执政国家已出现很多动荡,大伤元气。最严重的是从1989年到1991年,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垮掉了11个。总之,这一阶段起初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继续获得大胜,最终却遭受重大挫折。
相比之下,社会党在这个阶段得到了稳步、快速的发展。社会党于1951年建立了社会党国际,取代战前的社会主义工人国际,成为各国社会党的国际组织,协调各国社会党之间的方针政策,为民主社会主义这个共同目标的实现而努力。这个时期的社会党已经由欧洲扩展到世界五大洲,到1991年社会党已经达到了151个,党员总数有2500万。尤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先后有四十多个社会党上台执政,而且是较为长期的连续执政,并且成效显着。比如瑞典社会民主党累计总共执政六十多年,在它执政期间,没有像苏联那样急于实现公有制,而是通过高额累进税、高额遗产税的办法,加强第二次分配的调整,逐步限制了资本主义的剥削。第一次分配是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第二次分配即是把资本家剥削的剩余价值以高额税收的方式索取回来,由国家重新分配,使之回归全社会,实现了“从摇篮到坟墓”全民性费用全部由国家包下来的福利政策,执政者廉洁奉公,不搞特权,权力依法广受监督和制约。因此,社会民主党执政所推行的福利政策,不仅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而且又是羊毛用在羊身上。虽然没有消灭资本主义制度,但是它限制了资本主义的剥削,对资本主义制度作出了局部的调整,生长出不少社会主义因素。
更值得我们重视的一个现象是,苏东剧变后,这些国家的共产党绝大部分都改名换姓,改变旗号,最终都转变为社会党或者社会民主党。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原来共产党中的很多人,对科学社会主义未能真正实现感到失望,但是又不愿意回到资本主义,因此就转向了民主社会主义,认为这不失为另一条可供选择的现实出路。还有一些西欧共产党也改变为社会民主党。
苏共失败是自掘坟墓
这个阶段之所以共产党大受挫折,其根本原因在于苏联东欧共产党执政几十年之中,在很多方面实际上背离了科学社会主义,从特定的意义上可以说是既反“苏”又反共。
“苏”者苏维埃,就是苏联工人、农民、士兵创造的工农政权机关。1917年布尔什维克党就是依靠工农创造的苏维埃顺利地掌握了国家政权,在掌握了政权之后,又在宪法当中规定了苏维埃是苏联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但是苏共长期以来凌驾于苏维埃之上,国家的重大决策、重大人事安排全部是在苏共政治局几个领导人作出决定后再强加给苏维埃,有些决策甚至瞒着苏维埃。
除了反苏,苏共还反共。共产主义的内涵本身就包含民主,恩格斯在建党时就指出:“民主在今天就是共产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第664页),共产党的组织原则理应是民主制。十月革命之初,苏联还是存在民主的。但1924年列宁逝世之后,斯大林就处心积虑地开始个人集权,到1941年终于把党政军三大权力集中于一身,之后又推行了职务终身制、指定接班人制等等,这些做法带有浓厚的沙皇君主专制主义色彩。斯大林确立的这些政治体制,从根本上违背了社会主义民主的原则。
从对抗转向合作
从上个世纪70年代起,共产党与社会党的关系趋于缓和,从1976年社会党国际十三大后,社、共两党开始了超越意识形态的联系,1980年代双方开始对话合作。1991年苏东剧变后至今,更是进入了密切合作的新阶段。双方各自总结前两个阶段的经验教训。当前大多数共产党对待社会民主党,都改变过去的对抗做法,不能再把社会民主党看成为共产党的敌人,而视之为另一种有重大影响的社会主义流派,看成共产党应该联合团结的对象,看成值得共产党人借鉴学习的朋友。在当今世界,共产党和社会党、科学社会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只有求同存异,加强合作,才能增强改变资本主义世界的实力,共同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
目前社会党国际已经拥有169个成员党,4000多万党员,资本主义世界的各国共产党共有122个,党员总数约300多万。绝大多数国家社会党的力量远比共产党大得多。以瑞典为例,当今瑞典社会民主党约有120多万党员,而瑞共只有3000多人。各国共产党要赶超社会党,科学社会主义要赶超民主社会主义真是任重道远。首先必须善于与社会党合作,善于借鉴社会党,不断更新观念,善于发展科学社会主义,赶超民主社会主义。法共和法国社会党从1995年起在大选中开始结盟合作,并于1997年组成左翼联合政府。意大利重建共产党从1994年起与左翼民主党开始竞选合作。西班牙、葡萄牙、希腊等国共产党也都开始与社会党合作。南非共产党从1994年起就有三人参加以“非国大”(非洲人国民大会、社会党国际成员党)为主的民族团结政府,担任部长,“非国大”领导层中近1 / 3为共产党人,两党已实行党内合作。
我们党改革开放以来也总结了国际共运史上的经验教训。胡乔木同志于1980年7月7日在同《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起草小组成员的谈话中讲得相当精辟,这里摘录如下:
“共产国际犯了两方面的错误:一、对第二国际没有留一点余地,把它说成是反革命,是社会帝国主义,列宁这个判断也是不正确的,把社会民主党完全等同于帝国主义,结果弄到现在共产党同社会民主党很难合作。这么大的问题这么简单地处理,留下后遗症是不小的。二、建立了一个集中制的共产国际,这可以说是列宁关于共产党建党思想的扩大”,“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俄国要变成全世界的统治者”,“这就把共产主义运动完全引到绝路,引导到它的反面。这是非常不好的”。“我们要奉行的社会主义,在国内是民主的,在国际上也是民主的。如果没有这种民主,社会主义搞不成,共产主义也搞不成”。“共产主义是最高纲领,民主难道就不是?到那个时候民主是否就消亡?我是不大同意民主消亡这种观点的”(胡乔木:《谈中共党史》,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82-83页)。
从1980年代初起,我们党与越来越多的社会党建立联系。1982年社会党国际开始与我党直接接触,1984年5月社会党国际主席勃兰特首次访华。1987年4月6日邓小平在同瑞典政府首相、瑞典社会民主党主席卡尔松会谈的全文记录稿中说:“我们都是左翼”。肯定社会民主党和共产党都是左翼,这就改变了以往唯我独左、把社会民主党视为右翼的传统看法。当今我们党已经同几乎所有的社会党都建立并发展了友好交流关系。2004年2月古特雷斯主席率领高级代表团访华,胡锦涛总书记亲自会见,这标志着社会党国际与我党的关系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看来加强与社会党国际及其各成员党的合作,有利于共同构建和谐世界。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社会民主党认为:“在当今世界上存在三类政党,三种国家,三种社会制度”。他们认为社会党执政的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比如丹麦、瑞典社会民主党执政时都自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把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叫做共产主义国家,西方资产阶级政党执政的国家则称之为资本主义国家。据我个人研究,当今世界的确是三大政治思潮,即为民主资本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但是当今世界上的社会制度则只有两种,民主社会主义还没有能够成为一种独立的社会制度。民主社会主义执政后,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资本主义,但是民主社会主义这个模式在西方还没有完全实现,还在探索当中。比如,瑞典社会民主党执政时间最长,实行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福利制度,这就具有社会主义的因素,但是瑞典国家94%的生产资料还集中在一百家大资本家手中,17个大财团还支配着瑞典国家的经济命脉,国家股票的三分之二由占瑞典人口2%的富豪控制,而98%的平民百姓则只占有股票的三分之一,可见瑞典还是私人资本占有优势,占有统治地位,因此很难说瑞典是个社会主义国家,其实还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
但是我们应该改变一个观念,我们过去认为资本主义就是纯粹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是纯粹的社会主义。然而在当今世界,已经不存在这样一种纯粹的社会制度。资本主义之所以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就是因为从20世纪30年代罗斯福新政以来,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社会民主党执政的国家在很多方面限制了资本主义的剥削,局部地改变了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生长出了一些社会主义的因素。当今尽管还有垄断经济的成分,但是竞争超越了垄断,当今我们不宜再用垄断或竞争来划分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而应从社会整体的变化来透析这个问题。从这个角度而言,我认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特别是到20世纪70年代末这场以信息化为标志的新科技革命迅猛发展以来,西方资本主义已经从传统的垄断资本主义发展到了社会资本主义的新阶段。
现在的西方资本主义是社会资本主义,这主要表现为:第一,它的社会化程度越来越高了;第二,它的社会主义因素在不断增加。我用21个字来界定“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以社会化劳动为基础,由劳动人民掌权的社会形态。用这个定义来分析当今资本主义所出现的种种新情况。比如在瑞典社会民主党长期执政下,经济迅速发展,社会化程度不断提高,社会民主党通过高额税收的办法把社会化劳动成果中的相当一部分掌握在国家政府手中,用于全民福利。瑞典的劳动者所得(工资加雇主为其支付的相当于工资总额约40%的社会保险金)与资方所得(利润加折旧费)相比,在二战后初期为1∶1,1960年代为2∶1,1970年代为3∶1,1980年代为2∶1,有些年头甚至超过4∶1。可见瑞典劳动者的实际收入是逐步提高的。因此瑞典既有社会化程度的提高,又有社会主义因素的增长,可以说当今瑞典是一个社会资本主义国家。即使在没有社会民主党执政的西方国家(如美国)也有高度的社会化和有所增长的社会主义因素,这些国家也属于社会资本主义国家。即便是曾经发生剧变的原苏东国家,尽管他们都转向了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但是也仍然保留了一些原来社会主义时期的全民福利的社会主义因素,因此这些国家也是属于社会资本主义国家。
而在我国,改革开放以后我们不再搞纯粹的社会主义,也允许非公经济的发展,也出现了资本主义的因素,因此,我们是有资本主义因素的社会主义,以社会主义为主体。从当今这两种社会制度的并存、发展之中我们可以看到,当今世界各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存,相互影响。因此,我们应该顺应时代潮流,加强各国之间的相互借鉴,加强各国之间的团结合作,为共同营造一个和谐的世界而努力。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 高放: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