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怎样开会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09/23 13:14:09
吴鹏
中国人虽然开会很多,但普遍不会开会,“不公平,没效率”是大量会议的通病。“要么是权势人物垄断会议,要么是与会各方争吵不休,议而不决。与会者不会发言,不会辩论,要么沉默,要么如同打架,不能理性地倾听和说服。”
“爸爸给两个儿子分蛋糕,怎么分才更公平?”“应该让一个儿子负责切,一个儿子负责挑。”在一个又一个阳光很好的上午,袁天鹏不断重复这个看图识字式的讲解,以便让人们明白什么叫“罗伯特议事规则”。
袁天鹏自从1999年在阿拉斯加大学的校园里第一次接触到《罗伯特议事规则》,就对它着了迷,从此花费大量心血致力于罗氏规则的中国推广。
140年前,美国南北战争时,麻省贝特福特25岁的陆军中尉亨利·马丁·罗伯特(见第二张图)奉命主持地方教会一个讨论支援北军作战的会议。因与会者陷于无休止的分歧和争论,会议未达成任何议案而散。这位西点军人因此发誓找到一个好的开会办法。他用几年努力完成了他的作品,1876年2月,罗伯特的《议事规则袖珍手册》正式出版。此后30多年间,这本开会规则卖出200多万册,成为美国民众开会的标准手册。《罗伯特议事规则》后来成为美国社会广泛采用的议事手册,在从国会听证、法庭辩论到公司股东会的各种大小场合里发挥作用。
袁天鹏不是第一个推广者。90多年前,孙中山最早把《罗伯特议事规则》翻译并介绍给中国人。这位中国的共和之父把“提高国人议事能力”视为民主政治的基石,在《民权初步》中加以推崇。时隔将近一个世纪后,议事规则再度东传。如今,袁的同道者还包括一部分致力于中国农村基层民主试验的学者和地方官员。
袁天鹏自2007年3月回国后,就在他供职的北京盛廷律师事务所开始了推广罗氏议事规则的布道试验。每星期一,袁都会准时出现在“合伙人会议”上,做会议的主席,通过合理的发言权配置,主导会议的流程。“主席不能发表任何意见,只能对程序发言,主持对议题逐条讨论,询问大家的意见,规定每个人的发言时间和辩论次数,保证同一时间内只能有一个议题。”
袁天鹏按照罗伯特议事法则阐释会议主席的功用。
中国人喜欢把尖锐的意见对立形容为“针锋相对”。而根据罗伯特规则,“针锋相对”是被禁止的。“当大家表达不同意见时,必须向会议主席说话,不是向不同意见者说话。”
袁天鹏告诉大家,美国国会辩论时,不同意见的议员只能向主持的议长说话,分歧者面对面你来我往的“叫板”是不允许的。
和作为海归的袁天鹏的西式风格不同,四川雅安党校的教授罗恒星说起自己同样熟知的“罗伯特议事规则”时,多了更多的本土色彩。罗恒星在10年前即读过《罗伯特议事规则》。在其后的10年中,作为雅安“党代表常任制、人大代表自由竞选”等基层民主创新的改革策划者之一,他说自己常常将罗氏规则潜移默化于自己的培训行为之中。
“从前在中国的农村村委会中,农民们一开会就把所有的问题一股脑地抛出来,意见散乱,议而不决,结果到了必须决断的时候,又是靠领导拍板决定。”罗恒星说,“实行了一事一议,大家最终学会了开短会,一次开会只说一个议题,效果要好得多。”
“一事一议”,就是罗氏规则中的“一旦一个提议被提出,它就是当前唯一可以讨论的议题,必须先把它解决,或者把它搁置,才能提下一个提议”。
罗去年一年都在雅安的山乡普及《农民专业合作社法》:“这个法律事实上也是罗伯特法则的应用,比如,意见相左的双方应轮流得到发言权,如果有多人同时要求发言,那么主席应该询问他们支持的是哪一方,持与上一位发言人相反观点的人有发言优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