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商界巨子玄在贤的弃官从商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09/23 13:14:04
1
977年,玄在贤(Hyun Jae-hyun)作出了一个令朋友和同事们吃惊的决定,他辞去在釜山的检察官工作,成为了一名商人。这使他成了韩国当代社会首批放弃司法界金饭碗下海经商的人之一,而从商当时在人们观念中更像是一场赌博。
玄在贤这样做部分是出于爱情,他的岳父当时已将自己亲手创办的几家公司组建为一家财团,并由此在韩国商界获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另一个原因是他感觉到,在法律界工作限制了自己观察世界的视野。
如今,59岁的玄在贤已经成为他岳父50多年前所创东洋集团(Tong Yang Group)的董事长。这家公司是韩国资产规模居第29位的财团,下辖16家子公司,业务遍及建筑、人寿保险、投资银行和信息技术等诸多领域。
与韩国其他财团一样,东洋集团在十年前那场金融危机期间也几乎被自己的金融业务拖垮。虽然该公司当时的状况还没有坏到需要政府施以援手的地步,但玄在贤认为,正是由于没能得到政府的帮助,东洋集团在与那些被政府纾困后轻装上阵的财团竞争时才面临了更大困难。
玄在贤说,金融服务业务目前对东洋集团的未来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韩国保险和银行业监管机构正在推动的重大改革使这一作用变得更加显着。
《华尔街日报》记者埃文?拉姆斯塔德(Evan Ramstad)日前在东洋集团位于首尔的总部采访了玄在贤,以下是访谈内容。
《华尔街日报》(以下简称WSJ):你在釜山任检察官的时间并不长,在你担任公诉人的案件中有令人难忘的吗?
玄在贤:我当了一年半检察官,办过一些重案,甚至包括谋杀案。但我对一起交通违章案的记忆最为深刻。当时所有的交通事故都被作为刑事案件来处理。那时车险并不普及,所以汽车大多是由专业司机来驾驶的。政府为确保交通事故罚款的收缴,当时要求车主预付一笔钱以备罚款之用。曾经有位牵扯进一起交通小事故的出租车司机不得不多次前往我的办公室,这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是个沉重负担。他最后一次来时等了整整一上午,当下午终于轮到这位司机被传唤时,出现在我面前的他简直有点卑躬屈膝了。我感到一丝歉意,所以对他说:“唉,你犯了个错误。”他回答说:“是,我有错。”我告诉他:“看,你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你不需要交罚款了。”
听了我的话他竟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我由此认识到有时不处罚就是最有效的处罚。
WSJ:你为何决定不再当检察官了?
玄在贤:那时检察官或法官的社会地位是如此之高,因此弃官从商几乎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的岳父白手起家创办了自己的企业。他只有两个女儿,而我妻子是长女。是我岳父主动劝我从商的。我最终也认识到,自己是唯一能接他班(担任董事长)的人。我那时还年轻,急于迎接新的挑战。
WSJ:在商界和法律界工作有什么不同吗?
玄在贤:我在法学院的同班同学只有49人。许多我当时的密友现在仍在司法界任职。有一位曾担任过总检察长,还有几位出任过最高法院法官,他们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都很成功。
但我也和法律界的朋友们开玩笑说,他们是生活在5%的世界。一纸合同的命运95%掌握在商界人士手中,而一项业务合同遇到麻烦(需要司法干涉)的几率只有5%。某种意义上说,我想这是对的。
主要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当我刚到东洋集团工作时,我是公司内唯一拥有律师资格的人。但我努力不以律师而是以生意人的心态去考虑问题。不过当我们遇到纠纷时,我在法律方面的训练就派上用场了。
WSJ:律师规避风险的意识比商人强吗?
玄在贤:是的。一个接受过法学教育的人可能不会干太出格的事。这也是我当初觉得有必要去商学院深造的原因。要成为一名成功的商人,我需要到商业环境中去回回炉。
WSJ:所以你去了加州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商学院。你在那里学到了什么?
玄在贤:虽然商学院不能教给你所有从商的知识和技巧,但至少会使你在经济学、会计和金融学方面接受系统培训,并教给你分析问题并找到答案和办法之道。
当我完成在商学院的学习后,我自信可以应付任何问题了。当然,我并不具备解决问题的全部技巧,但我知道如何问问题。作为一名外国学生,这段学习经历也提高了我的英文水平。能从韩国这样一个小国来到美国学习,这本身就是一个大开眼界的机会,可以了解这一全球最大经济体是如何运作的。
WSJ:你在商界见证的最大变革是什么?
玄在贤:在十年前那场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韩国经济是非常封闭的,处于重重管制之下,在金融服务领域尤其如此。能获得经营资格的企业寥寥无几。决定资金配置的是政府,而不是市场。
现在,韩国经济几乎完全对外开放了。拥有经营资格再也不是一项特权,谁都得面对全球竞争。世界各地的大企业纷至沓来,它们彼此竞争。
WSJ:这种变化会影响你如今做事情的方式吗?
玄在贤: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环境,对金融服务业而言尤其如此。韩国的金融服务业虽然已经取得了巨大进步,但用全球标准来衡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制定了新的规章制度,出台了一部新的资本市场法。换言之我们拥有了巨大商机,有了巨大的增长潜力。如果我们能够做出正确的决策,就有望迎来事业的大发展。我很乐观。我们了解这一新的游戏,在适应新环境方面行动非常迅速。
WSJ:最近有哪些书对你产生了影响?
玄在贤:查尔斯?肯德伯格(Charles Kindleberger)所着《狂热、恐慌和崩溃:金融危机史》(Manias, Panics and Crashes: A History of Financial Crises)一书最近令我深有感触。我从中感悟到人性是不会改变的。泡沫总会破裂,而新的泡沫又不断形成。正像这本书所展示的,从历史的角度看,一切新瓶装的都是旧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