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还能出台哪些 经济刺激政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16楼社区 时间:2019/09/23 13:14:56

中国还能出台哪些 经济刺激政策?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仲大军

2009年3月18日 星期三

??? 近一段时期,人们经常想象中国政府还会出台哪些刺激经济的政策,在这些想象中,更多的思路是中国将放出更多的货币,上马更多的项目,把经济搞得红红火火。而在我看来,一味使用这种纯经济的刺激手段,很可能是饮鸩止渴。

??? 实际上中国更需要思考的是另一种调控手段,即利用均衡财富的方法来活跃经济,使大多数的穷人也有钱消费,有钱创业,这种大众消费带动起的经济增长,恐怕要比纯粹的政府国债项目效果更好。

??? 我之所以提出这一思路,原因在于这些年里,我国利用低人权优势制造了大批廉价的劳动力,在整个发展过程中,政府赚取了大量外汇,资本 和精英群体积蓄了巨额财富,但一般民众的消费能力却没有相应地提高,以致导致当世界金融危机来临时,国内产能过剩,内需严重不足。在这种时候,如果不注意调整财富的均衡配置,仅仅靠政府加大国有部门的投资来拉动经济,很可能既消耗的宝贵的资源,又会产生民生等社会问题。

一、我们有必要对经济增长数字看得这样重吗?

??? 3月初,我在日本东京时,住在新宿闹市中心的王子饭店,楼下就是庞大的地下地铁站商业区,东边是灯红酒绿的歌舞妓町,西边是一片繁华的商业大厦。天天行走在地铁、商店和街道里,周围永远是密密麻麻的人群,餐馆和商店里永远是熙熙攘攘的消费者,傍晚时分,路边总是一堆堆喜气洋洋的年轻人。

??? 我常常在想:“这是经济严重衰退的日本吗?” 看当时日本的经济数字,2008年最后一个季度经济增长同比下降了12%!一些企业纷纷裁员,即使不裁员的也大多停产半停产。但是,在经济状况变得如此糟糕的情况下,日本人照样吃喝玩乐。那琳琅满目的商店,那精美的商品,一点也没有萧条冷清的迹象。

饭店里常常是宾朋满客。到东京的第一天晚上,朋友带我到一家老字号饭店吃饭,排队等了半小时。最后一天我离开东京时,朋友请吃饭,又在一家饭店前坐着等了半小时。这就是经济衰退中的日本。日常生活丝毫没显示出衰退。这种现象告诉我们:GDP增速和人民群众生活往往是有很大出入的。GDP负增长不一定带来消费负增长。GDP下降不一定就意味着生活水平下降。

鉴于此,我常常怀疑:中国有必要对经济增长数字这样敏感,这样在乎吗?即使我们的经济出现了负增长,社会生活又能坏到那里去呢?最多是一些大项目停止建设了而已,与人民群众的生活并不会有多大影响。

坦率的说,按我的判断,2008年最后一个月和今年第一个月的GDP肯定是负增长,只不过统计局没有报道而已。但在这两个月里,中国人民的生活受到多大影响了吗,有多大改变吗?完全没有。你就报出个低增长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大家还不是照样该吃该喝吗?

中国和日本一样,是个高储蓄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从本质上说是不怕经济危机的。这样的国家本来应该有较强的抵御能力。所以,经济危机爆发它几年,这些国家也完全可以猫起来过冬,靠吃老本也可以过上几年。

明白了这个道理,统计部门就可以大胆地通报经济运行数字,不要把经济数字神秘话,恐怖化。经济工作者们一定要把GDP与国民实际生活水平区分开,完全没有必要死死盯在一个数字上,好象GDP增速掉下来天就要塌了。这种思维是错误的,甚至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看看我国消费占GDP多大的比例,就可以知道维持我国一个象样的消费水平大约需要多少财力物力了。这些年里,我国的消费比例已经降到了GDP的35%左右。以去年30万亿的GDP来算,消费仅仅需要11万亿的国民产值就够了。也就是说,满足人民群众的生活只需要十几万亿的产出就够了。往年一大半的GDP都是投资和出口。投资尽管可以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但关联度往往不是很直接。有些投资完全与人民群众的生活无关,但这样的投资往往消耗相当大的GDP。

而出口对人民生活更是关系不大,出不去少挣点外汇就是了。挣那么多外汇有什么用?还不是埋在美国整天提心吊胆吗?谁敢肯定这么多年来积累的国民财富还有多少可以保全?因此,在经济衰退时期,将一些与国民生活关联度不高的经济活动即投资和出口撤下来(还包括一些投机性的虚拟经济),社会仍然可以维持一个不错的消费水平和生活水平。这也就是我的看法和判断:今年的经济增长即使降到零增长,对我国国民生活的影响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目前,全世界各个国家的经济速度都降到了零以下,中国有什么必要非要保持8%以上的高速度。按我的看法,2009年保持个百分之三四的速度也可以。

我完全不同意流行多少年的一种看法:中国经济增速如果低于8%就要出问题。这种说法多少年来一直象魔咒一样束缚着政府以及经济界的头脑。但是它到底有多少道理,它是何等得陈旧,从来没有人质疑过。所以,保8成了人们言不由衷的一种意识,不由自主的一种行动。我们思维能力的低下在这一点上清楚地反映出来。

由于我们对数字有着不正常的恐慌症,于是,在对危机的应对上就出现了一些不必要的反映和紧张动作,而这些反映最大的可能是消耗危机时期本该保存的国民体力,因为我们谁都不知道这场严冬将有多么漫长。

二、我们真有可以大量动用的资源吗?

??? 我发现我们的同胞至今缺少一种与狼共舞的思想准备,即与世界各国一起在经济危机中共沉浮的思想,我们总有一种超然的置之度外的盲目心理。的确,三十多年来的省吃俭用,我们积攒下了不少储蓄,但这些储蓄有不少存放在不安全的地方,并时时刻刻经受着消失的威胁。

??? 譬如,我们购买的各种美国债券资产,这些资产目前既不能撤离,还要为了维护这些资产的安全而不断地向里输入。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我国增持美国国债近2000亿美元。但出于对美国经济的担心,目前国际资金已经开始从美国流出,最近的一个月大约有1500亿美元流出美国。

??? 我估计我国目前在海外的国民资产至少有2万亿美元,光是在美国就有1.7万亿。这些国民财富有些已经很难拿回来了,有些仅剩下帐面财富的意义。我们购买的美国国债,现在不但不能抛售,还要为了保全它而不断地往里投入。至于购买的将近4000亿美元的美国“两房”债券,据说现在已经可以抛售了,但能抛出多少还不可得知。我们在不知不觉的发展过程中,走向了一条被绑架的道路。

??? 国内目前大约47万亿元人民币的金融资产中,大约十几万亿不是本国所有,甚至有五六万亿元是国际热钱。这一笔可动用的资源也存在着可流失性。据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所的报告,2009年1月,我国的短期国际资本流动与2008年第4季度相比出现了显着变化,短期国际资本流出可能达到350亿美元。另外,由于美元对欧元大幅升值,这种估值效应会导致以美元计算的外汇储备存量缩水。2009年1月,我国外汇储备的增长额为-279亿美元。

资本帐户开始净流出,外汇储备不再增长,而是减少,这都是从未有过的新现象。假如这种现象成为今后一个时期的常态,我们就要反向思维了。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我国所储备和所拥有的金融资源,有些是难以动用的,有些是随时可能流走的。外汇储备高速增长的时代可能已经完结。所以,我们在动用刺激经济手段的时候,头脑一定不能发热,一定不要认为我们还有多少储备的弹药。如果说某些地方政府在上起项目来对宏观情还况茫然无知,上边的人就不能被他们的热情所左右了。

在我看来,目前的中国不仅不是财大气粗,而是随时随地都要战战兢兢。我们的信心不是建立在对外部情况的盲目之上。然而,对外部情况的缺乏研究和清晰了解,正是我们今天如此被动的原因。

早在7年前,我就呼吁中国要警惕美元这种虚弱的货币,不能再一味地搞创汇战略,要适当升值人民币,适当地增加进口,避免持有太多的危险货币,但我那时候的呼声没有任何人理会,整个中国政府和主流学派完全沉浸在陈旧的重商主义发展模式里面。

等到发现问题,再采取应对措施已经太晚了,外汇储备不可遏制地迅猛增长,国际热钱大量涌入,人民币面临着一场狙击已经成为事实。现在,这道铁幕已经高高悬起,何时落下还不可得知。我们的外汇储备实际上处在一种虚胖的状态,人民币丧失了2003年升值的最佳机会。发展的结果正如一位外国学者所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虽占世界第三位,但人均GDP值极小,宏观上是GDP大国,在人均值上却是极端贫穷的小国。这就是在发展过程中多年来不适当升值本国货币的后果。现在等大批的马后屁学者再来总结经验时已经太晚。

我们今天和今后的危险在哪里?那就是一旦将钱花光后,外人抛售人民币,你怎么办?存在国外的钱要不回来,国际热钱又在用脚投票,这种情况一旦发生,经济就真的要发生大问题,今天我们到底有多少这种防范意识?

我的朋友杨新英先生曾经说过,“美国的问题是用刺激消费的办法去推动经济增长,大量使用投资银行的价值发现方法和商业银行的信贷创造手段,通过无限贴现和透支每个人未来的方式来刺激消费者提前消费自己的未来。中国的问题则是用刺激和放纵投资的办法来拉动经济增长,大量使用公共财政的直接投资方法和金融行业的信贷放纵手段,通过无限放大公众的未来和高估机构的未来的方式来放任消费者消费公众和机构的未来。无论中国人还是美国人,花别人的钱都会因没有责任约束而可能挥霍无度,而花自己的钱则会因约束硬化责任明确而精打细算。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潜伏的危机将比美国少不了多少:美国最多是个人和企业破产,而中国则可能是政府和社会的破产!”

中国人有个毛病,就是不敢把丑话说在前头,总要象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总是夸奖孩子如何好。这样一种文化给民族和国家带来的往往是被动和巨大损失。假如中国政府和中国主流早早接纳了我的意见,我国的今天不会搞得这样被动。

所以,对于我国目前来说,最需要防范的是过早地消耗了体力。新英兄说得非常好:“我们都毫不怀疑我国政府在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强大资源组织能力和动员能力,也相信按照目前的财政与金融境况,支撑经济两三年的增长没有太大问题,但我们极其关注这两三年的增长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人民公社大食堂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也觉着没有问题,都能不负责任地吃个肚儿饱,但一年后就开始了大饥荒。这就是过早动用资源的案例。如果今天的所作所为是以牺牲持续增长为代价,那么,人们是否想过:过度使用政策流动性和严重透支个人未来会造成什么后果!通过大量使用公共财政的直接投资方法和金融行业的信贷放纵手段,通过放大公众未来和高估机构的未来,放任消费和刺激经济,这种方式存在着一定的危险性。全球经济在经历了美国式的崩溃之后,还能再经受一次中国式的崩溃么?”

我们必须要敲响警钟。因为我们目前所依靠的美国那堵墙太不牢靠了。美国政府负债十几万亿美元,企业和民间负债几十万亿美元。美国今天的情况是有钱人不拿出钱来,政府只有发行钞票。等钞票印多后,必然是一场美元大贬值。这种前景并没有什么复杂的,但我们就是不愿这样认识。

我曾经在凤凰卫视节目里说过,中国要准备壮士断臂。中国现在最需要的是战略家的眼光,是一眼看到底的应对方略。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是我们今天应有准备。但是,这种思路政府清晰吗?有充分的准备吗?

三、V字型之后又会怎么样?

??? 从去年第四季度到今年三月份,我国经济走了一个急剧下降然后回升的V字型曲线。这说明政府采取的各项措施发挥了效用,但这次曲线回升后又会怎样走?会不会再次掉头向下?

??? 中国今年的外贸如果比往年掉下三成,那就是大约三万多亿的GDP要放空。如果硬要填上这个窟窿,就需要刺激起三万亿的内需。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是填不填这个窟窿?

??? 仅靠目前出台两年四万亿的刺激经济计划,恐怕这个窟窿填不满。那么填不满怎么办?继续启动第二套刺激方案吗?如果看了我上面的陈述,人们可能会谨慎起来。

??? 我的意见是明确的,中国没必要再出台第二波刺激方案,即使出台,也要以民生和消费为主导,解决了基本生活问题就可以了。中国决不能过早地耗尽体力。中国必须要与世界共沉浮。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 我们当然也看到经济衰退时期资源要素价格的低廉,如果有能力,最好趁着国际市场价格低落的时候尽量多利用一些外部资源。因此,在这一历史时期,上些投资项目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增大消费,多买些便宜货,也是合算的。这主要取决于实力。如果中国的确有实力,我们决不反对在外国经济衰退之时中国大干快上和大手笔消费。

??? 但外部发展的形势,都很难让我们有放松的感觉。美元很可能结束短暂的升值期,欧洲许多工厂目前都处于半停产状态,重启国际经济必然有一场货币币值的大变动。美联储研究人员已经在发表美元贬值未必对美国经济有害的文章。这一切说明,美国正在为美元贬值做准备。

??? 中国需要做什么准备?国际上的货币战争已经是阴云密布。国内的形势也令人担忧。今年1月以后,消费物价CPI同比已经掉下来了,但连续三个月大量的货币发放(总计3.5万亿元),使人不能不担心通胀的再度抬头。这对那些低收入和没收入的社会群体更是雪上加霜。

??? 如果国际市场的价格回升,国内CPI马上就会翘头。这应当是一场默不作声的经济博弈。中国要有长期的作战准备,但目前看国际市场的价格短期还难抬头,中国有利用国际市场低谷价格的机会。

???? 总起来看,我国经济下一段的运行要看两个方面,一是国外经济形势的演变。西方的金融泡沫还在继续破灭。据一些研究机构测算,这场诞生在美国的金融风暴已经使全球50万亿美元的财富泡沫化为乌有,并且全球金融资产的价格还在进一步下跌。随着一些对冲基金投资人不断赎回资金的浪潮,对冲基金行业有可能出现大规模清盘破产。美国股市跌到5000点是早晚的事。

??? 而在国内,这一波刺激经济的手段主要放在投资方面,这在某种程度上会更加强化政府主导的投资结构和国有企业的逆淘汰机制,使投资效益出现问号。单纯的投资拉动,尤其是政府主导型的以国有经济为主体的投资拉动,很可能既消耗了弹药,又没有实际经济效益,并削弱我国未来的抗风险能力。

??? 因此,遏止经济衰退,还是要以广大民众的基本需求为标准,满足人民的基本需求,即使经济增速降到5%以下,这种调整与发展也是合理的。但是,仅有经济手段恐怕还难解决当前的经济问题。任何经济危机时期往往都伴随着政治和思想的变动。在这个时候,如果不重视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方面的改善,甚至一些税制的改革,经济问题便可能变成社会问题。

??? 说到底,我的调控思路顺序是:先民生,再建设;先消费,再投资。这不失是衰退时期最稳当的选择。我的目标是,2009年我国经济增长达到5%应当是最合理的。即使我国的经济运行曲线再次掉头向下,也没必要大惊小怪。我们今年必须对W型走势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但说到消费,最难平衡的是消费能力。不解决目前我国较大的收入分配差距,不缩小我国较大的贫富差距,任何刺激经济政策都会事倍功半。当然,这个问题涉及的已经是改革思路以及发展共识问题了。没有政治水平的经济学家只能是最蹩脚的经济学家,可惜目前我国大多数的专家都是单一型的专家。

政府今后还会出台什么样的刺激经济方法,无非是从经济到社会两手而已。而其中的宗旨就是劫富济贫,要让雨水流入穷人田。